互联网思维洗礼下的中国公益

时间:2014.09.10 来源:央广网

  2011年的郭美美事件,搅浑的不仅仅是红会这一锅汤,就在一夜之间,中国公益组织的"潘多拉魔盒"似乎也被彻底掀开,自此烦恼不断。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中国的公益组织从此也多了一项"自救"的任务--除了寻求社会力量的帮助外,以"洗白白"为目标的诚信重建成为了又一项重要任务。

有公知称郭美美只是让疮毒留出的一颗脓包,集体诚信缺失才是中国公益的病灶。诚信缺失,听上去颇有道理,但事实果真如此吗?

 

雅安地震发生后,满地狼藉的中国红会仅仅募集到15万元善款,而李连杰的壹基金则得到了包括王石、潘石屹、史玉柱等明星企业家的支持,足见李的人品,但事实上壹基金在募集过程中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李连杰曾遭遇过这样的尴尬,当他动用名人力量说服企业家为其提供帮助时,该企业家为李开出了一张仅10万元人民币的支票。据李回忆说,当时着实不爽,后来才辗转弄清--这已经是该企业当年提供的最大一笔捐助。

  如果说李连杰的个人诚信,靠刷脸才刷出10万元,那么,绝大多数"没脸"可刷的组织又当如何?--事实上,从全球范围来看,诚信一直是公益组织最难解释的问题,在这种靠"拍胸脯、打包票"式的行为实施过程中,没有任何可量化的KPI考核,而仅靠道德约束或人格魅力构建的形态,自娘胎之中就注定了畸形,更何况是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这样一个相对缺乏精神信仰的国度,用道德或信仰构建的公益组织实施方式,将会愈加步履维艰。

  科技界近两年来,风行一个词汇--"互联网思维",在这股思维的洗礼之下,传统的互联网行业、服务行业、零售业乃至制造业都在悄然发生着变革,那么,新的思潮能否与当前的中国公益进行嫁接,完成一次从根本上的"转基因"呢?

就在不久前,南方周末举办了第六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年会高峰论坛,并将"年度责任案例"授予了少年派助学,与之一同获奖的,还包括腾讯、华夏银行、青岛啤酒等企业的公益项目。此次南方周末的获奖名单中,并没有出现那些耳熟能详的公益组织和案例项目,笔者注意到,此次获奖的项目多为刚刚兴起,却快速形成了一定社会影响力,且都具备一个共同的特质--即用互联网思维构建新兴的公益运行模式。

  以少年派助学项目为例,该公益项目的构建逻辑在于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公益组织和实施模式,或者说构建了一个区别于传统基金公益组织下的新生态。具体而言,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少年派助学让公益实施的主体发生了变化,传统基金公益是以组织者为主体,援助者为客体,而少年派助学则通过构建互联网平台,使捐助者成为公益实施的主体,其购买的iPad将直接在线下单,直接送抵被援助的山区孩子手中。

  其次,在实施过程中用透明公开解决的信任问题,而不是靠"写保证书"。捐助者购买的iPad的流向全程可监督,什么时间购买、发出并邮寄,孩子什么时候接收,是哪一个乡村的哪一位孩子在使用,甚至孩子们拿到iPad之后都干了些什么,都可以一目了然。更值得一提的是,iPad为全球统一售价,这就避免了捐助者提供的购买产品的善款被"抽成"的问题。

  第三,项目的可持续性更强,让公益项目不再是"秀善心"的名利场。在传统经验里,孩子们最怕的不是没有老师,而是怕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尝鲜"老师,这不仅仅打消了孩子们的学习积极性,同时教师的频繁更替,将严重影响到学习进度,而少年派助学的教师,均签署了长期协议,在山区支教必须满一年,这意味着少年派的支教教师将至少送走一届学生。

第四,授之以鱼未若授之以渔,少年派项目教会孩子们的不是知识,而是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方法。学生们将通过少年派助学提供的iPad、尝试学习应用与社会调研、影视制作,学习计划进度控制等各个维度的知识,而后台提供的学习软件将从更大程度上,让孩子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体会到快乐,收获成就感。

  中国公益当前正站在关乎生死的分岔路,然而在笔者看来,这场由诚信触发的公益变革将从根本上颠覆旧有的思维模式和公益运行体制,少年派助学或许为这场变革带来了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