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互联网支教发展现状分析

时间:2018-10-19 作者:李东方 学校:湖北恩施横栏小学

2018年10月13日,上海鲲鹏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旗下教育公益品牌“有教无类”在南昌举办第三届互联网支教研讨会。继2016“解放教育孤岛”、2017“模式创新与赋能支教”之后,2018“多维创新与品质求索”研讨会将继续探讨互联网支教的未来可能性。

互联网支教公益行动发轫于2014年,少年派助学计划、童年一课、U来公益、支教中国2.0、智行视频教室均在2014年开始互联网支教的探索。2016年,沪江互加计划、有教无类作为互联网支教平台出现,开始尝试建立支教组织、课程提供方、乡村小学、爱心企业的多方链接。此次会议的参与者,作为教育公益领域的细化分支,大家有更明确的关注焦点,希望可以将互联网支教行动打磨得更加精致。

从互联网支教形式来看,童年一课、U来公益、支教中国2.0是“一对一”(一位志愿者老师给一个班级上课)互联网支教形式的代表,相对这个形式,沪江互加计划是“一对多”(一位志愿者老师给多个班级上课)互联网支教形式的代表。两种支教形式相比,“一对多”有助于乡村学校课程的从无到有,能够充分覆盖全国各地村校;“一对一”能够满足乡村学校个性化需求,针对不同学校的上课时间、上课需要对接课程。在保证授课老师教学质量的情况下,两种支教形式都很依赖授课老师和乡村学校助教老师的配合,尤其是课堂管理的辅助、课后作业的监督,助教老师的主动性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从互联网支教志愿者人群来看,童年一课主要为在校大学生,U来公益主要为县级小学老师,支教中国2.0主要为社会人士,互加计划主要为专业教育机构老师。这种支教群体的分类有助于各机构开展志愿者培训和后期考评维护,目前有人员交错的趋势,但主体人员分类还较为明显。志愿者人群的分类是互联网支教优势的一种体现,相比在地支教的形式,互联网支教可以调动的社会力量更强大。互联网技术使得志愿者的参与成本减少,但志愿者的招募、选拔、培训和维护依旧是非常重要而艰巨的工作。

从互联网支教课程来看,无论是“一对一”还是“一对多”,都是针对乡村小学开展课程。两种形式都会开设音乐、美术课程,这与乡村小学缺少音体美教师的困境是相匹配的。除此以外,课程内容还包括:科学、英语、财商、心理健康、网络素养、写作等。这些课程极大丰富了乡村学生的学习内容,有助于开拓他们的视野,帮助他们更好地发现自己的兴趣所在。同时我们也需要了解,互联网支教主要针对小学学生,是因为小学对课程质量要求相对较弱,主要满足对学生的知识普及和能力培养即可。相对以升学为目标的初中、高中,小学有更大空间接受不同的课程内容,也更包容非专业教师人群的授课形式。但随着互联网支教形式的普及,未来乡村小学也会对课程内容有更高的要求。

 

如何提高互联网支教的品质?

在我看来,可以从四个方面入手:

 一、持续完善互联网支教平台的功能。目前主要使用的平台是Classin和CCTalk,两个平台都经过长期的使用和更新具有不错的体验。希望包括这两个平台在内的网络直播平台,可以根据实际需求持续完善功能。

二、增强志愿者老师的专业培训。目前此类培训还相对薄弱,其原因在于志愿者服务时间和培训成本很难完全匹配。因此,需要针对志愿者的参与成本低、流动性高、难以集中培训和开展课程的特点研发更适合的培训内容,并加强对志愿者的评估和维护。

三、激发助教老师的参与热情。互联网支教可以看作是双师课堂的演变,既然是双师,授课老师和助教老师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在加强志愿者授课老师培训的同时,还需要多为当地学校的助教老师提供培训、参访的机会。帮助当地助教老师提高自身素质和参与热情,受益的不仅是互联网支教课程的开展,更能帮助到与他们朝夕相处的学生。

四、促进课程研发的专业度。目前除了开展支教活动的童年一课、U来公益、支教中国2.0、互加计划等组织外,还有专注课程研发的商业机构和公益组织在与他们合作提供课程内容。比如夏加儿的美术课、彩虹花的晨读课、酷思熊的阅读课、少年派的网络素养课、是光的诗歌课、途梦的职业课(针对中学生)。此外,新东方、好未来、VIPKID也都发起在线课程的公益行动。在提高课程专业度方面,课程开展机构与课程研发机构分工合作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借助互联网支教,乡村学校可以有效弥补教师不足、课程内容单一的缺憾。希望借助互联网技术降低支教成本的同时,互联网支教在志愿者培训、当地老师支持和课程研发方面也越来越专业化,以便更好地帮助到乡村学生的成长。

——原创稿件  作者:李东方  微信公共平台: Easting

少年派助学计划自主研发与推动网络素养课程,旨在引导孩子合理规范使用网络,为终身自主学习做好准备。其中也通过线上支教的方式,分别与互+计划“美丽乡村网络公益课堂”、童年一课“云教室项目”合作,让更多的乡村孩子受益。网络的普及带动的线上教学的开展,少年派为了满足不同地区上课时间无法统一的问题,以及考虑学校、老师与学生对于网络素养课程的接受程度有所不同,同时以2种形式开展课程。

一是公开课的形式,全国统一时间,课表一致,排课一致,适合刚开始开展课程的学校,即来听课、来参与、有互动、有反馈,达到普及网络素养知识;

二是双师教学的形式,课表设置更多灵活,符合学校自然开课时间,1位讲师针对1个学校1个班级,是更具针对性的教学方式,能进行一定的个性追踪和量化,能进行具体且明确的反馈,达到深化网络素养教学的目标。

 

少年派致力于网络素养课程的不断迭代与整合,克服线上课程的一些弊端,探索了两种合作模式双管齐下、付诸于实践。

少年派继去年通过创新成果“素养课堂体系及科技开展模式”获得第三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简称:教博会)最高奖SERVE大奖之后,今年少年派申报的成果“网络素养课程开展模式的探索”,再次入围第四届教博会。

11月12-15日,珠海国际会展中心与少年派相约!

留言

留下爱的足迹,写下你给少年派孩子们的心里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