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犁头| 走访手艺人,学会匠人魂

时间:2017-07-17 作者:艳兴 学校:云南保山永安明德小学

很多年之后,也许我们会忘了“知乎者也”或者三角函数的运算,忘了门口打招呼的李老师,但我们也许不会忘记那铸造铁器的炭火,不会忘记课堂内我们分享的青石板路,这就是“读书”与“行路”最根本的区别。

先来一波孩子们自己做的活动视频!

“经历”是最好的老师

辛家寨以铸犁头闻名,在几十年前,几乎家家户户都铸犁头,方圆百里用的犁头都出自这里。随着传统农耕方式逐渐被现代化机械取代,从事这一行当的人越来越少,我们要采访的辛师傅家是整个寨子里唯一还在铸的一户。

 耕读传家的辛师傅

辛师傅热情的迎接我们,他屋内光线偏暗,东一件西一件摆放着铸造的工具。辛师傅先给学生讲起他们辛氏一族的来历,据说是洪武年间因平番乱来到腾冲的,铸犁头的手艺也是世代相传。

学生:“铸犁头的成功率是多少?”

师傅:“有时候铸了20个,可能只有2个能要。”

学生:“那其他的怎么办呢?”

师傅:“回炉重造呀!这可马虎不得,如果把不合格的犁头卖给人家,别人用着不好,那可是坑人哪。”

学生连连点头。


铸犁头是什么呢?

 传统农耕存在了多少年,犁头就存在了多少年,是种田的人家不可或缺的东西。当然,现代化机械已慢慢取代传统农耕用具。

辛师傅介绍完了历史和基本样式后,我们终于可以去看“真枪实弹”的铸犁头了。捶泥巴、碾碳粉、焐锅、扯风箱、称铁、熔铁、准备模子……,真是繁杂又极需耐心,师傅边做边给大家解说。经过一个多小时,加了无数次的碳后,师傅说,“好了。”

哇,一汪清亮耀眼的铁水,这是之前那些锈迹斑斑的铁片嚒。“岩浆”,孩子们禁不住惊叹。师傅熟练地将铁水倒进模子里,大约两三分钟,打开模子,犁头,成了!!

 

同学,你长大了

虽已临近期末,但宣布要开展活动后,还是有很多同学报名要参加。从活动开始到活动总结,我收获到三个意外的感动。

第一个感动是责无旁贷的意识。第一次踩点之前,每个小组的同学都头脑风暴了很多问题,由记录员记录在本子上。采访开始后,小记者提问,摄像的同学或拍照,或录视频,记录的同学把回答仔细记录下来。回来整理的时候,并没有人事不关己,都积极地把自己听到看到想到的说出来。

第二个感动是自我学习的状态。由于时间比较紧,同学们都是利用午觉时间或晚自习后的时间来做幻灯片和视频,做的过程中还想出让我很惊奇的点子,做出来的东西也很有逻辑条理。

第三个感动是分工明确的条理。这里的孩子很少有上台讲话的机会,普遍都会怯场,面对许多人讲话免不了结结巴巴,所以他们在分享课上的表现让我很意外。他们根据之前的经验,做了很好的分工,主持、解说、记分员,各司其职,配合得很好。 

同学们会主动地来找我讨论,分享课也以他们的情绪带动了全班同学。整个活动都秉持自愿的原则,但他们并没有三分钟热度,而是认真负责的做了完整的一次活动。

我对他们说很多年以后也许你们忘记了曾经背过的课文和公式,但一定还记得那岩浆一样炽热耀眼的颜色。

 

“学会经历”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每天我们都在看世界,但是真正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每天我们都在过生活,但是真正度过的除了时间还有什么呢?

实践分享课程最重要的其实是让学生学会:如何看到一件事、如果度过一段时光;

用纯净之心去创造、去发现、去感悟,你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礼物,那边是生命最好的印记。


特别感谢

非物质文化遗产铸犁头手艺传承人 

辛开元师傅


留言

留下爱的足迹,写下你给少年派孩子们的心里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