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刊精选 | 亲历乡村教育的一年,我们的思考

时间:2017-06-15 作者:邓晓欣、游佳 学校:云南保山永安明德小学

2016年的4月,我们来到了云南腾冲永安明德小学,成为驻守当地的网秦少年派项目老师。明德小学矗立在高丽贡山畔,自然风光极美。对于来自混凝土森林的人而言,眼球和心理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但令人更意外的是,这所西南边陲的乡村小学硬件设施很好,打破了我们以往对乡村学校的认知。学校里共有师生700余人,规模中等,师生比大约是20:1,是一所典型的乡村学校。

故事篇

“多多指教,请你们和我一起成长”

我叫邓晓欣,是一名新老师,学生们也是刚接触少年派的课堂,我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新人。犹记得第一次给四(3)班的同学上关于自我介绍和课堂规则制定的课程时,由于太过紧张,脑袋卡壳了,发出的指令很不到位,也缺乏与学生共同制定课堂规则的意识,当我直接宣读了一系列的课堂规则后,明显感觉同学们的课堂参与度瞬间下滑,当我派发班级任务,让班长李炜负责管理班级中的各位小组长时,李炜当场就愣了。我才意识到课堂不是老师的天地,教学过程其实是在教师的指导下,以学生为主体,双方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相互成长的过程。所以我的首次课堂虽然失败了,但是感谢四(3)班给我上了一堂感悟甚深的一课。接下来的日子,请大家多多指教了!

“没有读者的图书馆”

我叫游佳,在明德小学的一年时间,除了给学生上课,带他们周末外出,我也常常在观察和思考这里的教育状况。这里的学生大都没有读课外书的习惯,常年的住校生活,使他们早7点到晚9点多就寝前的时间都被排得满满当当的,留出给自己单独阅读的时间非常少,即便是自习课,老师们往往也会布置些作业或卷子之类的把时间占满,以免学生无事可做万一跑出去闯祸。而这种管理模式导致这里的学生几乎没有养成自主学习的习惯——自发地想学点什么并付诸行动的能力。每每想到这些缺乏自主学习能力的孩子步入社会后所要面临的问题,就让人觉得忧心忡忡。我们尝试在少年派课程之外,教学生们如何利用图书馆资源,建立图书角,希望可以为他们打开更多看到世界的窗户。

“你们猜我的鸡蛋熟了吗?”

除了日常的教学课程外,我们少年派明德站还开展了周末活动,希望学生能充分利用身边的自然资源,通过实地观察、接触自然、自我探索得到更多学习体验,让学生意识到学习不仅是在课堂上的,而是我们身边随时随地都存在的。

之前我和四(1)班的几位小队友一起去了石墙温泉进行周末活动,到达石墙温泉时,这几位小队友脸上难掩兴奋之情,但他们没有忘记班里其他同学交给他们的小任务:把所有关于温泉活动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并回去分享给他们。几位小队友经过自己的努力和大家的分工合作,发现了不少温泉的秘密,并通过采访温泉老板和互联网搜索得到了一些答案。回去学校后,他们愿意牺牲自己的课余休息时间,把温泉活动的所见所闻整理出来,开展了一堂温泉分享课。几位小队员预先做了课堂分工,有的队负责硫磺展示,有的负责记分,有的负责辅助工作,而赵卫同学负责主持和分享工作,他成为这堂分享课的小主持。在分享中,他不仅分享了整个小组的温泉活动所见所闻,展示了自己放在温泉里煮了25分钟的鸡蛋图片后,提问:“你们猜我的鸡蛋熟了吗?”大家纷纷认为鸡蛋应该熟了 ,但当赵卫再放出鸡蛋内部没熟的照片时,同学们都很疑惑,赵卫继续提问:“为什么煮了这么久都不熟?”、“温泉是怎样形成的?”等等问题。这时,我看到的是一组孩子在快速地进步,并且通过自己的力量带动全班同学去发现问题、探索问题并尝试解决问题。学生之间的相互促进,相互合作,学习效果能发挥到最大化。

思考篇

“晓欣的担忧”

当我在明德小学当了一个学期的项目老师后,我发现其实小学生的学习压力也是很大的,明德小学的学生需要晚自习,各种小测试,学习压力、升学压力足以压制学生的自主发现和自主思想。学生难以对身边的事物产生好奇。这样的学习和教育只能出产一批批像工厂流水线上产品的学生,辨析度低,缺乏个人的特长。有时候我在教学时,会产生一些无力感,感觉在课堂上好不容易唤醒了学生的少许好奇心,但不久就给一张张的试卷掩盖掉了。但我仍然希望通过少年派的课堂唤醒学生的好奇心,让他们对身边的事物保持一定的好奇,对生活抱有热情,不管这个好奇心和热情能持续多久,我们只能立足现今,陪伴他们走过这样的时光,成为他们脑袋里挥之不去的少年派记忆。

“游佳的担忧”

这里的学校是通过“撤点并校形成的6、7百学生的小学,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都需要住校,而整个学校的教师只有3、4十人,数量不足以既照顾学生的生活,又将教学工作做到尽善尽美。老师们往往从早上7点一直跟学生到晚上9点多,学生们休息了老师们才能开始处理自己的事情,所以一天下来忙忙碌碌,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和更多的精力放在教学的研究上,这可能是导致老师们的教学方式大都比较单一的原因吧。

而老师们教学方式方法上的问题,也影响到学生们对学习的兴趣,这里的学生厌学倾向比较明显,大都觉得读书、学习是件没什么乐趣的事情。听这里的老师说,这里的学生在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以后,只有一半左右选择读高中,其他孩子大部分就直接去工作了——或是打工、或是务农。

随着乡村大面积地城市化,也许十年,甚至可能用不了十年,这些只读完初中就去务农的孩子,有可能就会面临无地可种的局面。而国内用工成本越来越高,许多制造型企业都在考虑,甚至已经开始尝试用机器人代替人工——形成“第二次工业革命”以减低用工成本,也许再过几年,这些缺乏自主学习能力、只掌握普通工作技能的孩子,他们的工作就会被机器所替代。到那时,他们该怎么办呢?

感谢一路同行的所有老师和志愿者

有你们在,真好!

文章节选自网秦少年派2016教育公益专刊

 原创文章 作者:邓晓欣&游佳

若需引用与转载请咨询少年派

留言

留下爱的足迹,写下你给少年派孩子们的心里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