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刊精选|重返龙额,回到项目开始的地方

时间:2017-03-16 作者:冉悦&雅心 学校:贵州黔东南龙额中心小学


2014年3月,

少年派首次落地贵州黎平县龙额中心小学,

这里是项目最开始的地方。

从这所小学出发,

我们才有了后来很多的故事。


2016年底,曾经的项目老师冉悦重返龙额,

听她讲述两年之后再次相见的少年们如今的模样……


贵州龙额第一站







一、两年后再见,你仍是少年

“小悦姐”,五个男孩在堆满木凳子的菜场旁叫我,每张脸都还熟悉,只是比两年前高了很多,除了梁山,其他人都是蘑菇头,石庆和石黎阳还烫卷了头发,有了青春期男生的帅气。其中三人手臂上有刺青,都在左手小臂上,猜这个位置和歪歪斜斜的字体,应该是自己刺的,又很怀疑这样的疼痛真的能忍?聊天里假装不经意发现试探的问了一下,男孩大方告诉我都是自己用针和墨水刺的,还表情夸张的说真的很疼,刻的是喜欢的符号和心仪女生的名字。我问以后喜欢上别人怎们办,石庆赶紧说不会的,几个男孩开始起哄,石庆又说到那就把它洗掉。五个男生都是镇中学的初中生,两年前是少年派在龙额项目点的学生,这次我们对项目点进行了实地回访,他们是第一批访谈的学生。


 

石庆:真正的世界不在书里和地图上,而是在外面

石庆是几个男生里最活跃的,之前qq没有联系上,到了龙额让学生去告知,没几分钟就接到了他的电话,接着来与我见面,顶着卷卷的蘑菇头和灿烂的笑容,问了很多我生活和工作的问题。两年不见,其他孩子都感觉多少有点拘束,石庆还是最大方好奇的一个,和小学一样,到了中学成绩还是垫底,课外活动依然积极。


五年级时,因为石庆班主任的原因,少年派在他们班级单独开设了兴趣组,加上周末活动和平时借阅,这个班的学生在iPad使用和活动开展上都比学校其他学生超前。石庆在班级里属于比较调皮的学生,脾气不好也没有耐心,一次搜索比赛,领先的石庆被反超,然后就沉不住气开始指责别人犯规,加上连续两三个题目落后,就放弃了下半场的比赛,还有一次,因为拼音太差不能给自己拍的视频添加字幕,在活动空间发过一次脾气。

 

现在的石庆比当时成熟多了,帮忙联系同学,安排外出,出众的社交能力,大家约了第二天上山烧烤。十几个同龄的孩子,男生女生很明显的分开玩,偶有交集,时间太长还会被其他孩子起哄。只有石庆两边都能照顾到,一直在帮忙干活,烤好了食物还招呼大家吃,和女生坐一起也自然大方,还敢做别的男生不敢做的事-在女生自拍的时候去“抢镜”,因为和大家相处得自然大方,所以并没有孩子对他起哄。


并不意外,少年派在龙额的后半期,石庆已经从一个暴脾气的小伙纸变成了最有号召力的小组长,连高年级的同学也申请要加入石庆小组,课外活动能组织十多人的小组外出,拍视频连场务和拍摄花絮都能照顾到。在离开龙额前与石庆的小学班主任聊天,说了和两年前一样的话,“学习不行,但有其他的亮点就很好,不能要求所有人都一样。”


学生拍摄的照片

 

王腾:黑暗笼罩着世界,但理想却光芒四射,灿烂美好

烧烤当天,下山时天已黑,一群人开着手机闪光灯,照着被踩得沙土飞扬的路面。14年我们在镇初中做过手机普及率调查,近一半的同学拥有个人智能手机,才过去不到三年,几乎人手一部。

 

下山路上王腾掏出手机录视频,边拍边解说“我们在下山,他们在用手机放歌”。王腾是少年派第一位小导演,视角很棒,拍动物只拍臀部,看见路边有小孩哭,他会说哎呀要是带iPad出来就能拍下来了。我和他有过一次对话,他说他要拍鬼片我说有人愿意给你演鬼么,他说我让一个人跑到房间再尖叫着跑出来,你说里面有什么。这次回去看到他还有记录生活的习惯,很开心。王腾妈是学校老师,知道我在龙额就请我到家里做客,告诉我王腾的梦想是当导演,王腾最近迷上了电影特效,问了我很多问题,前几天告诉我找到了个很厉害的特效软件但不能安装,应该是电脑配置不够。

                                                                                            学生拍摄的照片


 

唐静:兴趣是成长的影子,情感肆意宣泄时我们才真的活着

唐静是第一个知道我要去龙额,因为今年八月参加了少年派一个线上的美国游学活动,还兼职了群管理员。唐静说小学和中学都修了新操场,几个女生吃完早饭和我一起去了学校。唐静小学毕业考到县重点初中,14年暑期,小升初的唐静来参加暑期活动,看她爱用美图app,就给她安利了一款更高级的全英文图片处理app,唐静同学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查着字典,把这app学会了。现在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手机,可以随时拍照,还学会了直播,平时住校,周末回家就玩玩,并没有影响成绩,还是年级中上游。她喜欢一个初二的男生,因为对方唱歌好听。乡村婚嫁本就较早,加上少数民族性格直爽,几个女生并不避讳与我聊起喜欢的人和被追求的故事。



 

李辰:总有些更重要的事情,赋予我们打败未知的勇气

14年项目到了学校,李辰在接触到iPad的第一天,就蹭到了学校的Wi-Fi,因为个头大,不爱说话,与些“社会青年”做朋友,在班上有种“老大”般的震慑力。我们尝试让他成为少年派自主管理空间的第一名工作人员,负责每天的空间开关门、设备清点及解决一些同学使用中的基础问题。这个提议遭到班主任强烈反对,商量的结果是让班长与李辰搭档管理。


得到信任的李辰很认真,工作期间空间没有出任何事故,因为他的威慑力,空间借阅纪律很好,也保证了每天准时开关门,他也会很认真的处理同学们使用上的问题,大家都很信服。现在李辰已经上初一了,上学期考了重点班前,李辰自己说,现在对抽烟没兴趣了。

龙额小学的新操场


二.我们的相遇,是偶然还是必然呢?

虽然少年派项目因为一些原因离开龙额,但再之后的两年多仍保持联系,在网上遇到,也会和他们互动,比如玩手机游戏,一般会选辅助角色,但辅助角色想要拿到好的排名是不容易的。这次到了龙额,几个“网友”线下见面再打一局,故意让我拿了最高分,很温暖,善良可爱的小伙纸们。


在龙额的几天接触了大概二十几个以前的学生,多半都是与少年派有过深度接触的,对比一下,有过深度接触的小孩在个人能力上是会比其他小孩强。回想一下,并不是在每个小孩身上都看到了明显的成长,有深度接触的小孩也并不是一开始就被某种标准筛选出来,他们的发展都是一个个偶然,也因为自己足够有特点足够努力,才能在一个个节点被发现,被鼓舞


如果石庆没有发脾气,不会花更多时间来引导他;如果王腾对我操作的剪辑软不感兴趣,就不会告诉他可以自己试试拍电影;如果唐静不爱拍照片,就不会给她推荐图片处理软件;如果李辰没有震慑力,就不会选来管理空间。我也困惑过,这些偶然是运气吗?如果是,那这样的方式能影响多少学生呢?直到再次回到这里,又与大家相处了几天,看到他们仍然善良、好奇,愿意信任和付出。我才意识到,这种乐观的生活状态才是最重要的,也许这种偶然的影响已经在其中体现。


三.教育是一场潜心静候

 

那天烧烤结束收拾东西时,不知谁突然叫到,哇、好漂亮,傍晚山里起了雾,太阳光还没退尽,月亮显现出来,没想到生活在山里的孩子还会因为这样的景色激动,好几个同学拿出手机拍照,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p图软件推荐。


想起第一年到龙额时,少年派拍摄了视频宣传片,结尾字幕写到“终有一天你们会想起,有一年春天,一群人来陪伴你们成长”。或许对孩子来说,成长轨迹的就是一个个偶然,但对少年派来说,教育就是静候,慢慢准备与它相关的一切,与它匹配的东西,静候这些偶然,或许,某一瞬间,这些偶然就在生命中展现出来。


作者:冉悦    现任少年派课程设计师

           2014-2015年 贵州黎平龙额中心小学  项目老师

           2015-2016年 云南腾冲界头中心小学  项目老师

在生命的长河里,我们只能是过客,

但曾留下的印记告诉你我

岁月曾来过,成长仍透彻。

白茶清欢无别事,我在等风也等你。


再见龙额少年

再见,龙额



那些曾经的龙额岁月

追寻“派”的旅程 贵州龙额志愿者视频

龙额小导演作品《三只小狗》

龙额第一代导演巡礼

少年派贵州站 志愿者老师日记


留言

留下爱的足迹,写下你给少年派孩子们的心里话吧~!